登录 | 注册
JPM2019:这些制药巨头的CEO们纷纷放下豪言……
医药魔方 · 15小时前
在正在召开中的第37届JP摩根医疗保健大会上,尽管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及代表也会飞往旧金山,但更多是在主会场外面徘徊。热闹的主会场依然是全球制药巨头的一群“戏精”们在表演,这些首席执行官们雄心勃勃的讲话很快便通过媒体传遍全世界。

本文转载自“医药魔方”,作者青瓦。

例如,默沙东首席执行官Ken Frazier预测Keytruda将保持强劲增长;诺华CEO Vas Narasimhan认为细胞和基因治疗未来必将会带来巨大的回报(尽管现在数字不太好看);强生首席财务官(CFO)为路透社关于滑石粉的文章指控辩护;Regeneron吹捧Eylea取得了比预期更好的增长,并否认了其免疫检查点抑制剂Libtayo推迟上市的消息。

在这里,我们欣赏一下各家生物制药企业CEO们在JP摩根上的讲话,假装一下自己在会场……

1#默沙东

默沙东的Keytruda显然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投资者更关注的是它在美国以外的机会。最近欧洲批准了Keytruda-化疗组合,用于未经治疗的肺癌,使得患者人群一下子增加了三倍。


默沙东CEO Ken Frazier

默沙东CEO Ken Frazier在JP摩根大会上表示,尽管投资者钟情于Keytruda,但实际上默沙东在肿瘤学方面有更多值得关注的进展。研发主管Roger Perlmutter更是举例了仑伐替尼和奥拉帕利的例子。

总之,默沙东高管们为了说服投资者费尽心机,他们承诺默沙东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值得投资。不过投资者并不是很吃这一套,尤其是BMS宣布收购新基时,就有投资者在会上质问Frazier,默沙东为嘛没考虑收购一些标的?默沙东CEO的回答是,“实际上,我们也尝试完成一些并购交易,但是我们一直没有遇到有诚意的卖家,或者标的资产的收购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

2#赛诺菲

怎么看“登革热疫苗Dengvaxia造成接种儿童死亡的案例”?显然别无他法:从错误中吸取教训。赛诺菲疫苗负责人David Loew表示,公司对疫苗的早期销售预测“过于乐观”,它甚至在早期被吹捧为公司未来策略的关键部分,在这方面可以说是用力过猛。

赛诺菲的新任CFO Jean-Baptiste Chasseloup de Chatillon替代了周末刚刚因背部受伤不能参会的CEO Olivier Brandicourt 出席会议。在JP摩根上,该CFO主要是向投资者阐述赛诺菲如何是一家值得投资的企业。

Chasseloup告诉投资者,去年收购的罕见血液疾病公司Bioverativ将继续推动2019年业绩的增长;用于治疗哮喘和严重湿疹的Dupixent正在顺利渗透市场,并将在更多欧洲国家开发针对鼻息肉的新用途;免疫检测点抑制剂Libtayo正在开发一种其他PD-1/L1药物都不曾涉及的皮肤癌;其新的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药物Cablivi将在欧洲上市,今年也有望获得FDA批准;治疗1型糖尿病的SGLT1/2 抑制剂Zynquista也上市在即;同时公司对其流感疫苗的开发也寄予厚望。

3#诺华


诺华CEO Vas Narasimhan

诺华CEO Vas Narasimhan 在JP摩根上表示,诺华可能因CAR-T产能及销售问题而陷入困境,不过他认为诺华可以构建一个更加强大的细胞和基因治疗平台,这不仅可以为Kymriah带来更大成功,还可以为更多疾病提供治疗的全套服务。

据悉,诺华正在跟相关企业合作推广Kymriah,并与一些基金会达成治疗协议,同时他将与支付者进行“创新”交易,以涵盖可能治愈疾病的治疗方法,然而创纪录的价格标签是受大众争议的焦点。

4#辉瑞

2018年年底,辉瑞和GSK宣布宣布合并消费者健康业务,以形成全球最大的非处方药制造商,据悉辉瑞将通过税收倒置优惠/合并方式出售非核心资产。


辉瑞CEO Albert Bourla

去年10月1日,辉瑞宣布Albert Bourla接替Ian Read 成为新任CEO,任命自今年1月1日正式生效。

Bourla在第一个JPM演讲中担任主席,并没有发表特别演讲。他主要提到了两个关键词:专利和悬崖。然而,Bourla并没有谈论面临的挑战,而是谈到了Lyrica在6月份失去专利之后的一些计划打算。

此外,Bourla还聊到辉瑞公司拥有强大的资产负债表,可以实现大宗交易,然而公司暂时并不打算这么做,而是希望专注于研发和商业化即将推出的产品。

5#梯瓦

“一切都在计划中......你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梯瓦CEO Kåre Schultz的开场很有意思,他在演讲中表示,梯瓦很轻易地就实现了节约30亿美元成本的目标,并在过去短短的9个月将债务从350亿美元削减至276亿美元。


梯瓦CEO Kåre Schultz

但是,梯瓦在节流的同时,能否保持开源呢?这是很多投资者关心的问题。Schultz承认公司目前正面临多方面的质疑,但他觉得公司有潜力走出阴霾。譬如偏头痛药物Ajovy将有望捕获30%的新品牌处方;CNS药物Austedo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Schultz说,尽管仿制药仍然占据公司70%的市场份额 ,但梯瓦也显然不属于“价格下跌的死亡螺旋”,在整个行业价格压力肆虐之前,不排除梯瓦会重新回到原来位置的可能。

6#Vertex

Vertex的CEO Jeff Leiden在JP摩根大会上的发言如同上历史课,讲述了其担任CEO这7年以来,公司在囊性纤维化领域取得的进展。

他不仅自夸2011年以来,公司通过特许经营权获得了600%增长,更是披露2018年销售额将近30亿美元,同时也讲到了Vertex未来在其他疾病中的部署,譬如通过实验室诊断和临床生物标记来评估候选产品的效果。

他还讲到了治疗α-1抗胰蛋白酶缺乏的小分子药物开发,听起来就跟囊性纤维化药物一般,由于蛋白质错误折叠疾病导致的疾病,超过90%的重症患者携带单基因突变,第一个治疗该疾病的小分子将于今年12月进入临床,随后还有更多的产品在推出。

那该公司2019年关键推动力是什么?据他透露是在美国以外的国家获得Orkambi及其新药Symdeco的医保准入及报销。

7#吉利德

原罗氏制药CEO Daniel O'Day要到今年3月才能去吉利德赴任。在今年的JP摩根大会上,这家抗病毒药物巨头只能靠临时CEO Gregg Alton撑撑场面。在炉边谈话中,Gregg Alton也只是泛泛聊了O'Day与吉利德文化适应,并表示O'Day将成为该公司的“稳定力量”。

与此同时,吉利德的高管们告诉听众,度过了“艰难的2018后”,吉利德2019年将会宣布一些大的计划。艾滋病药物Biktarvy新的商业负责人Laura Hamill 称这是艾滋病史上最“最成功”的新药。且对丙肝药物在新兴市场的发力预期很高,因为丙肝领域的激烈竞争显然影响了吉利德的财富和丙肝霸主地位。

同时,这些高管认为2017年收购Kite Pharma并拥有了CAR-T药物Yescarta必将使吉利德成为细胞治疗领域的行业领导者。不过,Yescarta与诺华的Kymriah一样,销售额并没有达到预期。

8#Regeneron

Regeneron在JP摩根召开的当天早上披露了眼科药物阿帕西普(Eylea)的销售数据,销售额为40.7亿美元,比2017年的数字增长了10%。

Regeneron CEO Len Schleifer在他的JPM报中指出,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糖尿病变得越来越普遍,阿帕西普的潜力不减当年,并且该药物正在开发更多的适应症,譬如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和糖尿病性黄斑水肿适应症有更多的扩展。

他还指出,皮肤炎和哮喘药物Dupixent的上市“仍处于加速模式”。至于PD-1/PD-L1药物Libtayo,说不定能够后来者居上。

9#强生

强生CFO Joe Wolk在一场炉边会谈上主要回应了其婴儿爽身粉巨额罚单一事,并表示这是基于成千上万的男性和女性进行临床试验。从数据角度来说这个产品是安全的,然而监管部门对其高达47亿美元的罚款则是不争的事实。

而路透社去年12月14日还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强生数十年来一直知道其婴儿爽身粉含有致癌物质石棉。Joe Wolk对此表示对此很失望。“我们将继续捍卫我们所认为的安全产品”。

10#Allergan

Allergan的投资者最担心的莫过于“单品打天下”的Botox面临的竞争威胁,但是该公司CEO Brent Saunders坚称没什么可担心的。


Allergan CEO Brent Saunders

在Saunders看来,在美国甚至全球其他地方,没有比Botox代理更广的医美产品了。“与目前在研产品对比,竞争是比较激烈激烈”,Saunder告诉投投资者,“但我坚信Allergan将继续领导世界,因为我们知道如何竞争,我们知道如何取胜。”

Saunders还声称,在生物制药行业,没有比医美更好的业务了,Allergan不仅拥有快速增长的全球市场,其他产品也将在全球得到更强大的动力支持。

11#BMS & Celgene

BMS和Celgene这对CP在新年伊始就给市场喂了一个“大瓜”,740亿美元的超级并购一经发布,很多投资者就跃跃欲试,想在JP摩根上听听双方的“恋爱”故事。

消息发布后,很多人指出了有关该交易的疑虑:分析师称其价格过于昂贵,更不用说专利方面和管线方面存在风险。在JP摩根上,双方高管为了平息市场焦虑,也是费尽心机地向投资者传话。

BMS CEO Giovanni Caforio表示,此次合作将使新公司成为实体肿瘤和血液学领域的领先免疫肿瘤学专家,并将进入免疫学和炎症方面的前五名。他表示,他对BMS管线的“倍增”感到兴奋:合并后的新公司,将拥有10个Ⅲ期项目,6个近期潜在的上市项目以及不胜枚举的的早期管线项目。


BMS CEO Giovanni Caforio

Celgene CEO Mark Alles披露了公司2018年总收入将超过152亿美元,预计2019年总收入将达170亿美元至172亿美元,同比增长12%;到2020年,该公司预计销售额为190亿至200亿美元。他认为这笔交易将创建一家“卓越的全球生物制药公司”,并成为全球癌症领域的领衔者和科研重地。

12#礼来

礼来在JP摩根大会上表示,公司将重新开展大型并购,其中癌症将成为2019年的主题,并在这次大会上披露了以8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抗癌药物制造商Loxo Oncology。(见:重磅!礼来80亿美元收购明星公司Loxo,补强肿瘤管线)

这笔交易将为礼来带来first-in-class的口服TRK抑制剂Vitrakvi,这是Keytruda之后第2款基于肿瘤分子标记物而不区分肿瘤类型的肿瘤药。235美元/股的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研管线LOXO-292LOXO-292(First in class的RET抑制剂)的价值,然而分析师担心这种药物的竞争使得这一报价有些偏高。

礼来 CEO David Ricks还在JP摩根上透露了GLP-1药物市场可能会实现60%~100%的增长,尽管Trulicity(度拉糖肽)不是独占市场,但会分得一杯羹。“诺和诺德是一个强硬的竞争对手,索玛鲁肽是一种很好的药物,”Ricks表示,“但我们认为我们有更好的药物。”

对于被视为蓝海但又竞争激烈的偏头痛领域,礼来的Emgalit尽管不是第一个获得CGRP市场入场券的药物,甚至不是第2家上市的药物,但是礼来认为公司强大的消费者品牌认知将会帮助其赢得市场,而且Emgalit的注射器也要比竞品更加好用。

13#Biogen

Biogen CEO Michel Vounatsos告诉观众,公司今年采取了“合理的”价格上涨措施,也包括针对一些停止研发投入的老药,公司制定了与消费者价格指数增幅相匹配的涨幅。

根据Evercore ISI分析师Umer Raffat上周发表的一份报告,Biogen将Plegridy的价格上调了2%,Tysabri的价格上涨了3.5%,Tecfidera的价格上涨了6%。

在JP摩根上,Vounatsos披露Biogen的脊髓性肌萎缩(SMA)药物Spinraza在过去12个月内的销售额达到了16亿美元,并已在30个国家获得该药物的报销协议。即使Spinraza的竞品推出,Vounatsos表示他欢迎来自SMA的新竞争,包括基因治疗,因为竞争对患者有益。

14#Endo

Endo是另一家为仿制药定价稳定感到雀跃的企业。在过去的几年里,行业的骚动严重打击了该公司,作为回应,Endo在2017年进行了超过50亿美元的节流,并将其员工人数从6000多名削减至不足3,000名。

“不过,现在,我们看到了仿制药环境的稳定性,”CEO Paul Campanelli 指出,“来自财务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少,尤其对于Endo子公司Par来说是个好消息。”

与此同时,Endo正在为胶原酶梭菌溶组织治疗(CCH)寻找国际营销合作伙伴,CCH是一种用于帮助减少(肥胖女性臀腿部) 脂肪团的疗法。

15#默克

默克高管表示,它与辉瑞公司合作的PD-1药物Bavencio是推动公司2019年业绩增长的一半动力,尽管其在扩大适应症方面经历了一些挫折;另一方面,增长动力源于2017年获得EMA批准的多发性硬化症药物Mavenclad。

默克计划今年对研发和其他费用进行“严格管理”,并坚信2019年的盈利将呈正增长。

16#GSK

去年,GSK CEO Emma Walmsley将肿瘤业务的重要性重新排在了前面,JP摩根上她自然不放弃宣传公司在肿瘤领域的进步。


GSK CEO Emma Walmsley

她表示,上个月GSK宣布51亿美元收购Tesaro就是明显标志。GSK获得了PARP抑制剂Zejula以及一种PD-1抑制剂,尤其是后者对公司内部联合疗法的开发非常有用。

总而言之,GSK的肿瘤管线正在增强,Walmsley预计从2020年将在收入上有所体现,同时她预计公司今年在艾滋病领域有新的突破,每天一次的dolutegravir /拉米夫定组合物有望获得批准,并且其长效HIV注射剂正在试验中。

17#Alexion

Alexion希望2019年能够从一家超级疾病公司转向一家罕见病公司, 为此其定价策略必须改变。

“这是关于创新和数量的故事。它不会是关于定价和价格上涨的故事……,“CEO Ludwig Hantson 在JP摩根演讲中说道。


Alexion CEO Ludwig Hantson

长期以来,Alexion的核心品种Soliris一直被诟病为药企最昂贵的药物之一。但该公司后续推出了Ultomiris,最近刚刚获得FDA批准,据悉在维持同等剂量下进行10%折扣。Hantson表示,这也是从全球的基准定价的角度做好准备。

18#Mylan

Advair是一款治疗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的经典药物,盘踞全球畅销药TOP10多年。去年6月,迈兰的仿制版Advair Diskus(氟替卡松沙美特罗)收到了FDA的上市申请的完全回复信(CRL)。这引发了投资者对公司战略的质疑。


迈兰CEO Heather Bresch

不过迈兰CEO Heather Bresch 和总裁Rajiv Malik表示,仿制版Advair对仿制药巨头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赚钱机会,不过这一呼吸药已经被搁置数月了。

19#Clovis Oncology

Clovis Oncology以及其他PARP抑制剂参与者,目前面临的难题之一是说服医药在维持治疗中开出这种卵巢癌药物。因此Clovis需要在医患教育更加发力,以说服医生PARP抑制剂在维持治疗中的重要性。

该公司CEO Patrick Mahaffy表示,这不仅仅是有关公司的市场份额,更是一种试图帮助人们理解如何将卵巢癌这类疾病转变为慢性疾病,而事实上慢性疾病就是需要长期的维持治疗。

Mahaffy认为这种教育不仅会使该公司的PARP抑制剂Rubraca受益,并且会让其他同类产品受益。

20#Amgen

安进CEO Bob Bradway表示,癌症、心血管疾病、偏头痛及其他领域的各种产品将帮助它度过制药行业的“动荡”环境。尽管面临生物类似药的竞争,但安进也是生物类似物开发的获益者。得益于完善的布局,生物类似药从2019年起将会给公司贡献大量收入。

在新品牌方面,Bradway谈到了第一个上市的偏头痛抗体药物Aimovig。自去年5月上市以来,已有15万名患者开始使用这种药物,并且有18,000名医生开出了处方。

至于PCSK9胆固醇药物Repatha,Bradway称它在2018年底占据了同类药物64%的市场份额。

21#Takeda

从公告到结束,武田在短短8个月内完成了对Shire 620亿美元的并购。该公司CEO Christophe Weber表示,武田希望以同样的快节奏进行整合。


武田CEO Christophe Weber

“对于这种大规模的收购,我们深知其中的复杂性,因此对时间点非常满意,”Weber补充说,“我们不想失去业务动力。我们希望尽快整合两家公司。“

22#Perrigo

当Perrigo CEO Murray Kessler在犹豫是否接受这份工作时,该公司消费者健康部门已存在一些问题。譬如亚马逊从传统的零售商店拿走了OTC业务,这给Perrigo的核心业务带来了压力。

Perrigo目前已经转向爱尔兰进行税收倒置,并将其部分核心服务功能纳入其中,这使得其在美国经营业务变得更加困难。

Perrigo近年来也经历过多位CEO,“这可能是最糟糕的挑战,”Kessler在JP摩根上表示,“去年年底爱尔兰税务局断言Perrigo欠退税高达16.4亿欧元。”

这项税收法案也让投资者感到惊讶,股票的暴跌亦是资本市场对此回应。但Kessler表示,目前的股价对于投资者而言,是一个投资机会。

23#GW Pharmaceuticals

GW Pharmaceuticals在这次的JP摩根大会上声名鹊起,主要原因是2018年FDA批准的大麻二酚(CBD)口服溶液Epidiolex出自该公司,用于辅助治疗两岁及以上患者的Lennox-Gastaut综合征(LGS)和Dravet综合征相关的癫痫发作。这款药物是FDA批准的首个基于CBD的药物制剂,也是首个新型抗癫痫药物(AED)。

该公司CEO Justin Glover表示,在FDA做出批准之后,公司在市场上有更大的雄心,这份信心甚至超越了Epidiolex药物获批本身。

据 Glover披露,Epidiolex于2018年6月15日获得FDA批准,11月1日就正式进入市场,如今美国的五大支付者中已有四家开始覆盖它。他表示暂时还不便透露销售数据,但GW的幻灯片显示第一年的预期平均总价格为32,500美元。

此外,GW今年计划将开展更多含CBD成分的试验,适应症也更广泛,包括自闭症谱系障碍,Rett综合征,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胶质母细胞瘤以及精神分裂症等。Glover称公司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再向FDA递交一项扩展适应症的申请。

24#FDA

FDA显然不是一家制药公司,但是笔者认为FDA局长Scott Gottlieb在JP摩根上的远程讲话值得引起投资者注意。

Gottlieb接受了摩根大通分析师邀请的主题演讲及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讨论了FDA围绕适应药物开发的新趋势以及成本和竞争问题,以及FDA正在进行的一系列尝试。他强调,FDA不是成本效益的仲裁者,而应该努力将竞争带到目前缺乏的药物市场。FDA将通过加速评审,让更多新药和仿制药上市来鼓励刺激市场化竞争。

2019年的FDA计划包括:1)应对复杂的仿制药,想办法让首仿药及时入市,而不是现在经常发生的“获准但不及时上市”的拖延现象(即“上市拖延症”);2)专利相关问题;3)美国生物类似药市场所面临的挑战,4)以及其他重点领域的一系列问题。

他也谈到了一些措施,譬如FDA将新设药物开发科学办公室,制定科学的开发评审指南,更多关注生物标记物和病患者反馈报告,同时可能设立更多与疾病和治疗领域相关的办公室和评审组等。

参考资料:

JPM need-to-know, Part 1: Merck's cancer aims, Gilead's new CEO; Pfizer's cliff-free future

JPM need-to-know, Part 2: GSK's cancer convictions; Amgen's diverse defense; GW's ambitions and more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